美联储理事沃勒的反思: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远落后于曲线?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落后于曲线?
当地时间5月6日,美联储理事克里斯多福·沃勒(Christopher Waller)在胡佛研究所2022年的货币会议上,分享了关于2021年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反思。
美联储是如何远远落后于曲线的?沃勒表示,在考虑这个问题时,要结合2021年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情况;也要意识到,实时制定的政策产生的错误只不过是数据修正后的“后见之明”。
沃勒指出,美国货币政策的双重使命是实现最大限度的就业和价格稳定;而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由19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12名票委,这种结构带来了广泛的观点和对于经济数据的不同诠释和反馈,调和不同观点的过程也使得政策渐进性地变化。
回到2020年的9月和12月,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曾制定了将联邦基金利率从零利率下限提高和逐步缩减购债规模(Taper)的指引。沃勒表示,FOMC曾表态,美联储旨在将通胀水平维持在2%以上“一段时间”以确保实现2%的通胀率。美联储也曾表态,将继续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直到就业和通胀双重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
什么是“一段时间”“实质性进展”?这个标准很模糊,而美联储各个成员都有着不同的考量。
沃勒表示,他选择了将失业率和创造就业机会等劳动力市场指标来评估市场复苏是否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远落后于曲线?
沃勒强调,疫情下,在预测通胀的幅度和持续性时,几乎各方都落后于曲线。
其次,FOMC成员对于取得美联储2020年12月部署的“实质性进展”有着不同的考量:一些成员认为劳动力市场正在快速恢复,因此要更快地撤出宽松政策;其他成员则认为经济数据表明劳动力市场的恢复速度并不够快,尽快退出宽松政策并不是最佳选择。
“许多批判往往只关注我们在管控通胀方面的使命,而忽略了我们保障就业的使命。”沃勒说,某些人眼里的错误决策则会被那些关注劳动力市场健康的人看作是适当的政策。
沃勒还表示,人们要考虑实时制定政策所面临的问题。沃勒表示,从最初的报告到目前的估计,2021年8月-12月的非农业就业人数已经上修了近150万。
“随着修订的出台,人们逐渐形成了一种共识,即劳动力市场比我们最初想象的要强劲。如果我们当时就知道这种情况,我相信委员会会加速“缩债”并更快提高利率。但没人能预知,这就是实时制定货币政策的本质。”沃勒说道。
最后,如果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2021年落后于曲线,那么它落后了多远?
“在一个有前瞻性指引的体系里,人们不能仅通过政策利率来判断政策立场。尽管我们实际上并未在2021年调整政策利率,但从2021年9月的声明开始,我们使用了前瞻性指引来提高市场利率,表明‘缩债’即将到来。”沃勒说道。
沃勒表示,在他看来,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是其政策立场的良好市场指标;它从2021年9月下旬的约25个基点升至12月下旬的75个基点,意味着美联储的前瞻性指引在期间产生了相当于2次加息25个基点的影响。

温馨提示:文章素材来自网络,请注意识别,小心诈骗。


38计划站,您身边的计划专家(38j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