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国万亿美元基建投资法案获参议院通过,前路几何?

北京时间8月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先后通过了高达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和拜登政府的3.5万亿美元预算框架,彭博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多家外媒将之称为美国总统拜登和民主党的一次重大胜利。
包括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内的19名共和党人与国会上院所有民主党人一道支持上述基建法案,最终参议院以69票对30票通过了该法案,一名共和党人弃权。
“经过多年的‘基础设施周’,我们正要步入一个基础设施十年,我真的相信这将改变美国。”拜登在参议院表决后说道。
法案或将在众议院受阻
这份2700页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还将交由众议院审议,而民主党以微弱优势控制着众议院。
根据上述基建法案,未来5年将拨款5500亿美元作为联邦支出,用于升级美国的道路、桥梁和隧道,以及机场、铁路网和电网。此外,该法案还包括投资改善美国人的宽带接入和清洁饮用水。如果基建法案最终获得两院批准,美国各个州都将受益,据该法案,约1100亿美元用于道路和桥梁支出,730亿美元用于电网升级,660亿美元用于铁路和轨道交通建设,650亿美元用于宽带建设,550亿美元用于污水处理设施,73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转型。
当日,美国参议院还通过了拜登3.5万亿美元的预算框架,为其推行经济日程铺平道路,从而在联邦层面施行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支出计划,以缓解贫困、照护老年人、保护环境。
该预算计划包括:为3-4岁儿童提供统一学前教育、提供带薪家庭假期、两年社区大学免费教育。该决议还呼吁采取一系列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包括针对进口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征收“污染费”、联邦政府用车电动化、鼓励电力供应商到2030年实现80%的清洁供电目标。
接下来,基建法案在众议院还将面临障碍。众议院将休会到9月20日,众议院也可能寻求修改基建法案。众议院运输委员会主席Peter DeFazio警告说,他对当前版本的跨党派基建法案并不满意,如果不做修改,该法案将在众议院“停留很长时间”。
“美国增加公共投资的理由非常充分”
拜登于今年3月31日宣布了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以升级美国现有基础设施,刺激经济复苏和创造“上千万个就业岗位”。此后又公布了一项总额为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大幅增加儿童保育、带薪休假和教育方面的支出,该计划包括约1万亿美元的投资和8000亿美元的税收抵免。部分资金来自于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税,拜登呼吁将收入最高的1%人群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提高到39.6%。美国财政部也发布“美国制造税收计划”(Made in America Tax Plan),旨在接下来的15年内新增2.5万亿美元税收收入,以此作为“美国就业计划”的费用支持。
可是至今,国会两党关于这两项计划仍争执不下,目前仅推进了一项缩水版的约1万亿美元的两党基建计划。
针对拜登政府提出的有关基础设施投资的构想、家庭支持计划和增税计划,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劳伦斯·萨默斯近日在一场线上活动上对话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时表示,他对此总体上支持。他指出,这些公共投资是必要的。
“如果看到美国的高速公路和机场,看到我们城市的维修状况,看到供水,看到美国人在多大程度上接入了或没有接入宽带,你会发现增加公共投资的理由非常充分,所以我非常支持增加公共投资的想法。”萨默斯称。
他也支持提高对公司的税收,适当提高对高收入个人的税收,以便进行必要的公共投资,这对应对经历了一段不确定时期之后面对经济不安全风险必不可少。在他看来,这些计划的宗旨在于“多些以防万一,少些及时补救”。因此其大体上是适当的。
楼继伟则表示,在全球产业链加速重构和调整的背景下,疫情时期正好又叠加了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的趋势令人担忧。尤其是在绿色复苏方面,中美存在合作空间。比如拜登“新基建计划”中提出建设充电桩,改进美国老旧电网效率过程中,可以加大投资推动其基础设施改造,按照“低利率环境,市场化融资,使用者付费”的方式进行,在成本不会大幅上升的同时,可以降低传输过程中的损耗,节约能源。
通胀高压或将持续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上周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规模达1万亿美元的基建法案预计会在未来10年让美国的国家赤字增加2560亿美元。
债务上升而引发的通胀压力也成为市场争议的焦点。
尽管疫情以来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公共债务比例都在攀升,但美国因为其更为激进的财政政策而成为债务可持续性讨论中的焦点。目前美国的巨额财政赤字将公共债务占GDP比率推高至二战后高点,达到了127%。
而今年以来,美国通胀涨势迅猛。8月11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未季调CPI年率5.4%,前值5.40%,预期 5.30%;美国商务部7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5%,创近20年来最大同比涨幅。
摩根士丹利分析指出,在如今的环境下,假设实际GDP平均增长1.5%至2.25%,要稳定公共债务占GDP比率,美联储需要在未来十年将平均实际利率保持在-0.5%至+0.5%的范围内。一旦美国的年化通胀率突破美联储设定的2.5%上限,这种微妙的平衡就可能被打破。尽管美联储可以采取政策措施来迅速遏制过度通胀,但由于实际利率大幅上升会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从而扰乱市场对美联储政策路径的预期。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将拜登团队的经济政策称为“高压经济学”,旨在实现中低收入群体最大化的就业,这不仅是试图让美国的GDP增速回到疫情前水平,更追求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收入分配公平化的功能,照顾到中低收入群体。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纵容、甚至主动寻求经济增长的超调,不达目的不松油门,寄希望于未来劳动力市场的工资会上涨。
邢自强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刺激政策超量带来的副作用之一就是通货膨胀。如果美国经济过热,核心通胀率很可能到今年年底还没有下降迹象,继续保持在2.5%以上,这是周期性的通货膨胀。

温馨提示:文章素材来自网络,请注意识别,小心诈骗。


38计划站,您身边的计划专家(38j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