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C聚焦主业转型有何新赛道:处置房地产风险、个贷不良等

8月25日,普华永道发布的《中国不良资产管理行业改革与发展白皮书:转型篇》(下称《报告》)显示,2020年不良资产整体规模较2019年增加9000亿元至5.21万亿元,增幅达21%。其中,非银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不良资产生成增幅均快于商业银行,尤其是非银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规模增幅,达到62.9%,远超商业银行和非金融企业。
从不良资产供给端来看,商业银行仍是不良资产的最大供方,不良贷款余额2.70万亿元,占比过半;非银机构不良资产主要来自信托项目、非标债权、P2P网贷和金融租赁款;非金融企业不良资产主要是应收账款和委托贷款。
2020年以来,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监管机构针对不良资产管理行业推出了一系列新的监管政策,推动资产管理公司(简称AMC)聚焦主业,创新不良资产处置手段,积极发挥维护金融稳定、盘活存量资金的重要作用。
《报告》认为,新发展阶段,不良资产行业呈现五大新常态:总量持续增加、来源多元化;交易架构复杂、处置周期拉长、价格分歧大;“强监管”趋向常态化;交易和处置的科技应用逐渐加深;处置手段、业务领域日益丰富。
具体而言,就不良资产总量来看,经济复苏不均衡、不稳固,使得一部分企业的流动性甚至偿付能力出现问题,信用风险陡增;违约主体所在行业从“两高一剩”行业向更多行业扩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既有流动性和偿债压力,又承担疫情防控支援的应急贷款任务,潜在不良资产亟需化解。
在处置模式上,《报告》指出,不良资产处置模式向投行化运作转变,从“三打”(打折、打包、打官司)变为“三重”(重组、重整、重构)。此外,不良资产证券化迎来爆发式增长,成为不良资产市场重要的资金来源渠道。
基于当前我国实体经济和金融领域面临的挑战与任务,《报告》提出了不良资产管理公司未来转型的三条赛道,即助力绿色低碳转型、化解房地产风险、参与个贷不良交易。
在绿色转型的经济社会大变革中,高耗能、高排放企业的经营将越来越困难,对其上下游的众多企业也将带来强烈冲击,这个过程势必催生更多不良资产。《报告》预计,这些不良的化解方式与历史上传统坏账处置有显著不同,并非简单的退出,而是淘汰与升级、退出与重组并存的形式。
近段时间以来,一些房企过度扩张导致资金流动性紧张,暴雷事件频发,地产不良项目的市场供应量也大幅增加。《报告》指出,资产管理公司应当对房地产业务“有压有保”。“压”体现在严格控制和有序压降变相融资的房地产“影子银行”业务, 促进房地产行业告别野蛮扩张,回归理性发展;“保”是指充分利用丰富的困境地产处置经验,积极参与真实困境地产的解围纾困和风险化解。特别是涉及职工利益和民生安定的项目,资产管理公司应当积极探索创新处置方案,帮助维护经济稳定和风险化解。
今年1月,银保监会正式下发文件,开展个贷不良转让试点。截至6月底,已有两批四家机构的个贷不良资产包成功在银登中心进行挂牌和交易。不过,第一批及第二批个贷资产包成交更多是一种里程碑式的纪念意义,成交价格并不具有参考意义。
《报告》认为,个贷不良转让可以借鉴个贷不良发展国际经验,资产管理公司在个贷催收市场上也大有可为。比如,当前个贷催收市场处于“群雄割据”局面,暴力催收时有发生,有待规范。资产管理公司自建催收团队、收购催收公司或与催收公司合作,均会对建立合规的个贷催收产业链条起到示范作用,推动行业规范发展。

温馨提示:文章素材来自网络,请注意识别,小心诈骗。


38计划站,您身边的计划专家(38j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