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价高烧①国际高粮价几时休:多国禁止出口,美欧等扩产在路上

【编者按】
俄乌冲突以来,国际粮价进一步抬升并盘旋高位。印度等国实施出口禁令,加剧国际粮荒预期。国际高粮价从何而来?将持续到何时?对中国影响几何?38计划采访多位专家学者及相关产业的企业,推出系列报道“粮价高烧”。
俄乌冲突以来,以小麦、玉米、大豆为代表的国际粮价持续走高,目前依然高位运行。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发出了国际粮食危机的警报。
这一波小麦价格上涨趋势从2月22日启动,正是俄乌冲突爆发之时。3月8日盘中,芝加哥小麦期货创出了历史最高价1363.5美分/蒲式耳,较2月21日收盘价涨幅超40%。随后,小麦价格有所回落,目前在1153美分/蒲式耳附近。
这一轮玉米、大豆等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可以追溯到去年秋季,同时也在今年创出了阶段性高位。芝加哥玉米期货在4月29日盘中达到2013年以来最高价824.5美分/蒲式耳,目前在768美分/蒲式耳附近。CBOT大豆价格从去年11月份的1250美分/蒲式耳,最高涨至2月24日的1759.25美分/蒲式耳,创2012年10月以来的新高,目前回落在1696美分/蒲式耳的高位。
由联合国、欧盟等组建的“全球应对粮食危机网络(Global Network Against Food Crises)”不久前发布的《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受东欧战事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已经面临严重饥饿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高度依赖粮食和农业生产资料的进口,一旦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将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在2021年,有53个国家的约1.93亿人口陷入危机级别或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比上一年增加了约4000万人。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此前表示,当前乌克兰战事不断推高粮食、能源和肥料价格,下一季全球粮食收获和粮食安全前景面临风险。
今年2月以来,已有包括印度在内的多个国家实施粮食出口禁令。截至5月20日数据,已有20余个国家限制了主要粮食和农作物的出口,包括阿根廷、印度、土耳其等重要的农业生产国。限制的出口品类,也从玉米、小麦、稻谷、面粉、大米等主食,到禽肉、动物油、植物油、盐、糖等,再到马铃薯、茄子、西红柿、洋葱等蔬菜。
上一轮国际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发生在2010年至2011年,主要由极端天气造成的全球粮食大面积减产所致,此外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全球宽松的流动性亦是助推粮价的因素之一,2012年到达拐点后,粮价开始下降。
此轮国际粮价的高位运行,背后原因是什么?对于全球的影响是什么?会持续多长时间? 国际粮价高位运行探因
多位接受38计划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近期国际粮价上涨是多重因素叠加造成的。
艾格产投合伙人刘晓东向38计划记者指出,国际粮价首先要看核心品类的供需平衡,其次看供需预期。此外,疫情及地缘政治等黑天鹅事件对供应链的影响也十分重要。
“从真实的全球粮食供需平衡来看,多年来变化不大,粮食产量增长略高于人口增长,总体是供应略大于需求,处于紧平衡状态。但是,因购买力、供应链和战争等问题,一直存在一定的营养不良和饥饿人群。”刘晓东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胡冰川在接受38计划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当前的农产品价格中包含三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美元,即计价货币的因素,这个因素对所有大宗商品都存在,并不是针对农产品所特有。
第二个因素是大家的预期或焦虑情绪。当大家都觉得粮食危机的紧迫性比原来要严重时,本来粮食安全不严重的国家,可能就会重视粮食安全,比如提高储备,增加安全的冗余,就会颁布出口禁令。“比如印度的小麦出口禁令,本来是可出可不出的,现在就不出了,进一步恶化了预期。”
胡冰川指出,俄乌冲突使得整个供需基本面的预期发生了改变,进而改变了市场贸易的平衡。他举例称,在天平处于平衡的时候,即便去掉一个很小的砝码,天平也会出现明显失衡。
胡冰川指出的第三个因素是俄乌冲突带来了全球农产品供应链的效率下降和成本增加。供应链顺畅的情况下,那么远洋运输、港口、期货的交易,都会高效运转。“现在突然黑海的港口不出口了,那么相关国家就需要寻找新的供应商,需要重新订立合约,这些都需要增加成本。”
刘晓东也提醒,黑海航路受阻后,乌克兰及周边多国的农产品出口面临海运困境,欧盟作为重要的农产品出口目的地,正在帮助乌克兰制定一项通过陆路运出农产品的计划。“每年10月至次年5月和8月至11月分别是乌克兰玉米和小麦的集中出口期,邻国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以及哈萨克斯坦的出口季相似,黑海地区谷物出口整体中断,会对全球粮食供应链造成更大冲击,并进一步加剧全球范围内的食品通胀。”
刘晓东指出,供需平衡相对更容易预测,但市场预期是难以管理也是难以预测的。一是疫情虽有缓解但未来仍不明朗,另外以俄乌冲突来看,大家看不到明显减缓或终止的迹象。疫情绵延加之俄乌冲突,悲观预期下避险需求上升,各国会增加储备、减少出口,热钱也会涌入本身就抗通胀的基础农产品或食品市场,这是影响现在农产品价格的核心逻辑
俄乌冲突导致粮食减产
俄乌冲突是影响国际粮价预期的重要因素。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5月18日,乌克兰农业政策与粮食部长索利斯基在以视频方式参加一场国际会议时表示,今年乌克兰的粮食产量有可能下降50%,越冬作物的播种也将受到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应该做好每吨小麦的价格由目前的430美元涨至700美元的准备。
此前路透社报道,乌克兰农业部长3月22日表示,乌克兰2022年春季粮食作物的播种面积可能仅有700万公顷,相比之下,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的播种面积预期为1500万公顷。他还表示,农民今年可以播种最多330万公顷玉米,而2021年的播种面积为540万公顷。乌克兰政府已经呼吁,农民应当更多地播种春小麦、荞麦、燕麦、小米(稷/黍)、春大麦。
刘晓东介绍,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农业资源禀赋较好,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业强国,一直以农业增产潜力巨大而著称。近年来,伴随政局稳定、经济发展而来的农业投资有所增加,优势品类农产品的出口量不断增加。俄乌冲突对当下的供需平衡影响终归有限,但对全球农业增长潜力的影响更大。乌克兰、俄罗斯的未开发或具有较大增产潜力的耕地面积巨大,俄乌冲突必然会影响投资开发进度。
刘晓东表示,目前看,乌克兰越冬作物的收获受到明显影响,据黑海农业咨询公司APK-Inform数据,乌克兰760万公顷冬小麦、黑麦和大麦中,只有550万公顷被收割。对春播计划的影响也较大,根据乌克兰政府统计数据,截至5月5日,乌克兰播种面积约3490万英亩,同比减少690万英亩,约减少了1/6。
“总体来看,俄乌紧张局势会对两国农产品出口形成一定影响,但因能源、粮食产品的特殊性,最终对两国优势农产品出口量的影响有限。对于中东、北非部分国家严重依赖俄乌小麦进口的情况,因单个国别的进口量、进口额规模较小,也可在国际市场寻找替代,但供应链替代存在一定风险。”刘晓东表示。 俄乌对全球粮食贸易有多重要
农产品中粮食本身就是重要的必需品和战略产品,包括水稻、小麦、大豆、玉米等。
“对于小麦来说,乌克兰约占全球贸易的10%,其主要向中东和非洲国家和孟加拉国出口制粉小麦,向其他亚洲国家出口优质小麦。目前看,乌克兰春小麦收获季和出口季即将到来,如果冲突不能迅速平息,将对中东和非洲部分国家的小麦进口造成明显影响。许多依赖乌克兰小麦的国家正在将采购转向欧盟、澳大利亚和阿根廷等地区。”刘晓东说。
据刘晓东介绍,玉米品类,乌克兰约占全球贸易的15%,主要向欧盟、中国、中东和北非出口饲用玉米。乌克兰玉米的常规出口季即将结束,本季出口有明显缩减。“幸而因为国际市场价格走高,主要出口国如巴西等均增加了玉米种植面积,今年晚些时候南美出口可填补乌克兰的出口萎缩。目前,预计美国玉米出口可弥补供应缺口。值得注意的是,因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走高,玉米乙醇收益暴涨,生物燃料应用对饲用的挤出效应,可能会加大玉米供应不足。”
葵花籽油和其他种类植物油的出口前景也仍不明朗。
“对于葵花籽油,乌克兰和俄罗斯约占全球出口的80%,无法抵消黑海出货量减少。然而,葵花籽油是植物油小品类,消费需求会被更容易获得的较便宜的植物油替代,包括来自东南亚的棕榈油和来自阿根廷、巴西和美国的豆油,即使豆油价格也已攀升至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但相对葵花籽油的价格增长仍显温和。对于葵花子粕,乌克兰提供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供应,替代品主要是豆粕、油菜籽粕等。”
刘晓东表示,对俄罗斯而言,农业生产的影响因素较少。国际市场肥料价格上涨对其来说影响不大,因为俄罗斯的氮磷钾肥业基础较好也是全球主要出口国之一,甚至还可能因为俄国内肥料价格自成体系而形成成本优势。“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农业生产依赖国外种子,除小麦、荞麦等谷物品种,俄罗斯国产种子则处于领先地位,其他如甜菜(100%)、油菜籽(88%)、玉米(60%)种植严重依赖进口或外资种子公司供应,其他如马铃薯、大豆、向日葵和油菜等也是外国种子占主导。如果国际制裁持续并延伸至种子产业,可能会对俄罗斯农业生产造成重大影响。” 粮价高位运行至何时?
以小麦、玉米、大豆为代表的国际粮价目前依然高位运行,这样的高位会维持多久?
胡冰川预计,粮价高位运行应该不会太长的时间,即便是再放宽一些时间跨度,以俄乌冲突开始算的话,全球粮价高位运行最长不会超过2024年。
他表示,根据美国农业部3月份公布的播种意向显示,今年美国大豆种植面积的同比增长4%,其中原因就是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尤其是俄乌冲突以后,加拿大也开始着手增加小麦出口。俄乌冲突之后,乌克兰减少了一千万吨的小麦出口,根据美国农业部预测,加拿大在2022/23年度要增加小麦出口大概950万吨,俄罗斯可能增加出口600万吨。
“4月和5月上旬,俄罗斯的出口量大幅度增长,欧盟为了自己的粮食安全,也在拼命生产小麦。历史上欧盟的小麦产能很大,由于补贴农产品出口遭遇了国际抵制,因此欧盟花了大量的补贴去支持农民休耕,因为过去种了卖不掉。”
他指出,俄乌冲突带来的粮食价格大幅上涨,使得今年北半球春播的时候就产生了明显的激励作用。“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5月公布谷物供需简报,2021/22年度全球的谷物产量预计为27.99亿吨,较2020/2021年度增产了2000多万吨。当然,从需求来看存在一部分增加储备的需求,增产可能会被储备消化掉。但是整体来看,全球粮食增产的趋势仍然在延续。到了今年下半年如果北半球秋收时获得了增产,如果全球粮价仍然维持高位的话,那么2022/23年度的南半球春播,注定会是一次大规模的扩产,这将有可能会把价格上涨的预期全部击碎。”
他认为,整个市场调整的过程可能不超过18个月,毕竟小麦生长周期不超过270天,而水稻生长周期一般为150天,玉米为120天。所以18个月可以在南北半球实现两次以上的市场轮替,从而实现重新均衡
“总的来看,全球粮食价格不断飙升的现状,一部分是产量、成本的真实变化及合理预期造成的影响,不排除炒作因素的影响。俄乌冲突前,全球农产品价格指数已持续上涨,俄乌冲突第一周,全球谷物及大宗农产品价格攀升到非常高的高位。随着局势僵持,价格虽然维持高位,但没有进一步冲高。整体看,全球对未来的预期呈现中性并往稳定格局方向发展。”刘晓东说。 

温馨提示:文章素材来自网络,请注意识别,小心诈骗。


38计划站,您身边的计划专家(38jhz.com)